第3章 抢还是不抢,这是个问题。

“你个逆子!!!”

“你在干什么!”

“这东西怎么能用来砸核桃?!”

李世民直接怒了,气得双手颤抖,他将核桃盘子往桌子上哐当一放,朝李恪伸出了手。

“把东西给朕,否则罚你去门外跪一宿!”

李恪看着动怒的李世民,心下越发觉得这种老虎嘴边拔毛的事真有趣。

他戏精附体,怀抱玉玺,嘴巴一瘪,豆大的眼泪顿时扑簌扑簌的往下落。

李恪一副委屈巴巴,带着哭腔道:“父皇,你凶我……”

李世民看着李恪委屈到极点的模样,气得恨不能直跺脚。

这小兔崽子!

真是气死他了!

打也不是!

骂也不是!

动手直接抢也不是!!!

“你!!!”李世民气得一甩袖,掉转炮轰点怒视杨妃:“瞧瞧你怎么教儿子的,这么……这么不听话!”

李世民拿捏半天,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斥责理由。

杨妃见李世民发火了,也有些为难。

她也不知道一向听话,绝不会忤逆李世民意愿的李恪,今天怎么这么执着,死活不愿意拿出自己的玉玺。

而李恪趁着两人不注意,心下笑的花枝乱颤,还不停的边落泪又在桌子上用玉玺一口气哐哐砸了好几个核桃。

李世民看着李恪的动作,心疼的直骂娘!

一口火气憋在心口,骂出来也不是,憋回去也不是,气得牙都要咬碎了。

杨妃见此,赶紧将李恪先前画好的水墨画拿起递给李世民。

她道:“陛下,现在时辰也不早了,要不你先带着恪儿的画回寝宫吧,臣妾等下……”

她说道后面,目光瞟向了身后的李恪。

李世民读懂了杨妃的意思,她想过会儿趁着李恪放松警惕,将传国玉玺拿过来。

但是传国玉玺这么重要的东西,今晚不带回去,他怎能安心入眠?

李世民拿过李恪的画,蹙眉道:“你和他好好说吧,朕在门外等你消息。”

说完,拿着李恪的画走出了门。

站在门外,借着屋内和走廊昏黄的烛光,李世民看着手中的画,越看心情越复杂。

虽然笔锋略显稚嫩,但是一代国画大师的锋芒却已经从墨迹中显露,假以时日,他这个儿子定能在作画领域发出色彩。

“朕以前怎么没发现,生了这么倔脾气的一个老三啊……”

李世民心下感慨,看着手中精美的画作心情却渐渐有了好转。

屋内。

杨妃坐在李恪身侧,低声道:“恪儿,你和娘亲说实话,这个东西你是哪里来的?”

李恪看着再度泛起蓝光的系统面板,收起了玩心,心不在焉的回道:“啊?啊,出去玩一个得道高人给我的。”

“给的?”杨妃一愣,立即警惕了起来:“在哪儿给的?是谁给的?姓甚名谁?是不是宫中的人?”

李恪摆了摆手,敷衍道:“出宫玩的时候一个道士给的,给了就走了,不知道叫啥。”

说完,李恪不在搭理杨妃,仔细的听起了系统的声音。

【恭喜宿主完成任务,获得以下奖励】

1、熊孩子顽劣需要极强的属性,你的全属性+2!

2、熊孩子闯祸之后需要快速感应危险,并快速逃脱,感应力+5,速度+5,以及极限跑酷精通!

3、开启系统空间,当前空间大小20立方米,后期可通过完成任务扩增!

李恪一听系统给的奖励,虽然有些无语,但还是乐了。

当了一回熊孩子,这感觉,好像还不赖嘛。

李恪小手一挥,彻底的接受了自己成为了一名熊孩子的事实,甚至有点乐在其中。

他看向系统面板。

【熊孩子系统】

宿主:李恪

传说度:0

声望:0

身体素质:7

神经反射:7

感应力:17

速度:12

宝物:传国玉玺

技能:水墨国画精通、极限酷跑精通

“嘿嘿,这下不仅能补齐九年义务教育下悲惨的童年,还能天天正大光明的干太岁爷头上动土,老虎嘴边拔毛的事,刺激,想想都刺激。”

李恪越想越欢乐。

一旁的杨妃却不知道李恪现在开始盘算一件多不得了的事。

她攥着手里的帕子,心底诚惶诚恐。

儿子手里的大印经过她细看,已经确认是当年秦始皇一统天下时,命丞相李斯以和氏璧制作的传国玉玺。

传国玉玺无论在哪一个朝代都寓意着一朝统一的象征,如此重要的东西,竟然是从一个外人手中给了恪儿。

如若是后宫之人所为,用心是何等的歹毒,恪儿手拿玉玺,这简直是向陛下说明恪儿有当太子当皇帝的心思啊!

这可是篡位,是要人头落地的啊!

杨妃急的直摆手,扶着李恪的肩膀,声音越发的低小,严肃道:“恪儿,这件事你听娘亲的,这个东西我们留不得,你把玉玺给陛下,娘给你做一个新的玉章,好不好?”

李恪咧嘴笑了。

开玩笑,身为熊孩子,这么听话,可不是我的风格啊。

杨妃看李恪笑了却是心下一喜。

果然,儿子还是听话的。

然而下一秒。

李恪将玉玺往怀里一抱,肃然道:“我不要!父皇刚才凶我了!我不高兴了!”

杨妃闻言,嘴角抽搐的厉害。

她还是高估的一个四岁小孩的心智。

杨妃耐着性子,继续低声劝解道:“恪儿,不要胡闹,陛下是你的父皇,他也是一国之君啊……”

李恪鼻孔朝天,冷哼一声。

将熊孩子的气质拿捏的死死的。

“不要!”

李恪挣脱杨妃的钳制,拿着玉玺在桌案上又咣咣的砸了几个核桃,边砸,还佯装赌气道:“我不要!我就不要!这是别人给我的东西,就是我的,我为什么不能自己玩!

况且父皇既然是一国之君,为什么还要抢我一个四岁小孩子的东西,传出去朝堂上的人恐怕都能笑掉大牙了吧?父皇还怎么统治朝臣?”

杨妃被李恪的一番话听得头皮炸裂,惊恐万分的赶忙伸手去捂李恪的嘴。

她赶紧哈哈哈笑着遮盖李恪的话,边低声焦急道:“我的小祖宗,你今晚是怎么了?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愿意把玉玺给陛下?”

“等我玩够了再说。”熊孩子才不管你皇帝不皇帝呢。

杨妃见此,也无奈了,只好选择缓兵之计。

她松开了手,叹气道:“行吧,那你要答应娘亲,这玉玺可要仔细保管着,不敢弄坏了,好吗?”

李恪扯了扯嘴角,努力压制笑意,道:“好,娘亲就放心吧,我保证不会把它弄坏的。”

边说,他已经又拿过几颗核桃,在桌案上哐哐的砸了起来。

“啪!”

核桃碎裂的清脆声在屋内一声接一声。

屋外,李世民手握李恪画的虾,已经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叹气了。

儿子天纵奇才,小小年纪就能有这样的绘画领悟,本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。

但是刚刚那童言无忌的话语,和这用玉玺哐哐砸核桃的动作……

他高兴不起来。

抢,还是不抢。

这是个问题…………

李世民心下天人交战。

上一章
菜单
下一章
    A+ A-

    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
    由于版权问题,

    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
   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