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气死了!气死朕了!

另一边。

皇宫御花园。

李恪与李承乾,以及三岁的李泰在后花园凉亭玩耍。

“弟弟,你纸上画的是什么?”

“哥哥,你在干什么?”

一高一矮围在李恪身侧,看着他手握毛笔,在宣纸上涂涂改改。

李恪停下笔,明明与李承乾同龄,却颇有一副两人兄长的模样,道:“给你们一人画一幅墨宝,留着当传家宝。”

李承乾小嘴一撅,奶声奶气的傲气道:“我寝宫有很多父皇和母后送的字画,都比你的名气大,你这怎么能是传家宝。”

李恪嘿嘿一笑,将最后一笔落下后,从系统空间拿出了传国玉玺。

两人看着李恪手中凭空多出的一个物件,都惊得瞪大了眼。

赶紧俯身去看桌底,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,一看什么都没有,更奇了。

李恪举着玉玺,一副孩子头的模样,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要是有我这印章加持,你拿回去,这画比你房中任何一幅画都值钱。”

说着,他手中大印一落。

受命于天既寿永昌!

李承乾虽为太子,毕竟也才四岁,根本就不认识李恪手里的东西,只觉得四四方方很是新奇,道:“你这个印章,比我母后给我的大,我回去要找我母后重新做个大的,比你这个还大!”

李恪哈哈哈一笑,“行啊,让皇后给你也做个大的,看你拿得动嘛。”

三人有说有笑,李恪脑中系统提示音骤起。

【没有乱涂乱画的童年,是不完整的童年】

【任务:带着李承乾和李泰,用墨水在墙上和柱子上涂鸦】

哇偶~系统,你不对劲!

随处乱涂乱画,可是很不文明的举动,身为21世纪文明传承者,我怎么能带着两个小家伙拿墨水在皇宫里到处乱涂乱画?

半盏茶后。

长孙皇后看着御花园的走廊,以及走廊上嬉笑奔跑的三个身影,嘴角抽搐的厉害。

只因此刻的走廊,墙壁,柱子上。

到处都让李恪、李承乾、还有李泰三个人用毛笔画上了漆黑的涂鸦!

李泰因为年纪小,浑身更是像掉进了墨缸里一样,脸上身上糊满了墨汁。

“这这这……”皇后身侧的嬷嬷也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,惊得一时不知道该说啥。

长孙皇后扶额,只觉头疼的厉害。

以前没觉得三皇子李恪有多顽劣,最近怎么老是带着太子和青雀爬房上树,四处捣乱呢?

“赶紧差人过来收拾,一会儿陛下过来看到就不得了了。”长孙皇后摆了摆手,一番话说的气无力。

嬷嬷应声赶紧去叫人了。

不远处。

李恪注意到长孙皇后已经注意到他们在四处搞破坏,捂嘴窃喜。

心道墨汁又不是什么颜料,用水刷一刷还是能洗掉的。

于是带着身侧的二人涂画的更卖力了。

“青雀,你不会用笔,用手啊。”

边说,李恪示范的将手伸进砚台里,沾满墨水,在墙上一按。

顿时一个漆黑的手印出现在了雪白的墙壁上。

青雀有样学样,糊的浑身是墨,只往白墙上蹭。

李承乾也拿着手去沾墨,学着李恪在墙上拓手印。

“哈哈哈,我的手印也有了!”

李恪看着二人在自己的带领下,熊孩子气质显露无疑,满意的点了点头,拿着毛笔在墙上随手又是一副水墨图。

李世民原本因批奏折劳累,想来御花园透透气,结果走到拱门一看,整个人傻了。

入眼之处,到处都是墨水,还有三个浑身是墨的小孩,正在卖力将最后一面白墙染黑。

为首的,不是李恪又是谁?!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李世民看向不远处的长孙皇后,蹙眉道。

长孙皇后长叹一口气,“陛下,臣妾已经差人过来打扫,也命人去叫杨妃她们了,臣妾这就去带乾儿回宫禁足。”

李世民看着三个熊孩子玩闹的开心,只觉得头疼。

正要离开,又见李恪手中拿出一个东西,在墙上画好的墨迹边,哐当一下盖了上去。

不是传国玉玺又是什么!

李世民表情僵住了。

看着李恪将墨水涂在传国玉玺上,在墙上一通乱盖,李承乾也拿去盖,结果一个没拿稳掉地上,捡起来又在墙上继续搞破坏。

李世民气得顿时手都抖了。

“逆子……逆子……”

他看着那沾满墨水的传国玉玺,只觉得心都要碎了。

那可是他想求却得不到的传国玉玺啊!

现在,竟然就在三个儿子的手中这么玩。

简直——

简直——

简直要气死人了!

李世民只觉得头晕目眩,扶着墙转身走了。

明明正值壮年,竟然走出了一副风烛残年的蹒跚姿态。

长孙皇后一看,心下一惊。

皇上这是身体不适了吗?!

“陛下,你没事吧?!”长孙皇后赶紧过去扶李世民。

李世民放下手,看向长孙皇后,“皇后,你刚才往过来走,是先迈的哪只脚?”

长孙皇后一愣,不清楚李世民问这话何意,但还是思索了一下,道:“陛下……臣妾,好像先迈的左脚。”

李世民勃然大怒:“你怎么能先迈左脚?!简直大不敬,还有你怎么看管后宫的,那三个碎崽子把这画成这样,你怎么看管孩子的?!

罚你一个月俸禄,再有下次,你给我去太后那请罪去!”

说完李世民衣服袖,怒气冲天的走了。

长孙皇后站在原地瞠目结舌。

愣了好半天,才反应过来。

自己这是撞枪口当了出气筒。

但身为掌管后宫的皇后,以及皇上的结发妻子,承受皇上这无名火,也是她得受下的。

长孙皇后扭头看向不远处三个上蹿下跳的三小只,道:“传令下去,杨妃带着郡王在寝宫禁足七天,青雀……唉,也别等他母妃了,让宫人带回去吧,洗刷干净。

等下王嬷嬷回来,让她把太子带回去,罚抄千字经文三遍,面壁思过,禁足七天。”

说完,长孙皇后一脸无奈的走开了。

宫人面面相窥。

真真是一群熊孩子造劫,大人遭殃啊……

上一章
菜单
下一章
    A+ A-

    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
    由于版权问题,

    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
   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